创建博客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石庆的博客

发现 境界 情怀 分享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私人相册:斯大林的“自述”【组图】  

2012-02-17 13:41:30|  分类: 【史海钩沉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约瑟夫·斯大林的“自述”【组图】 - 石庆 - 石庆的博客

 

这是我家,的确很小,但我并不需要更宽敞的房子,因为我当时也正值幼年。我在旁边的小屋里养了一只山羊,为了向圣女贞德致敬,所以给羊取名叫珍妮。我爸爸是第比利斯城里的鞋匠,他不喜欢珍妮。因此,当我进学校后,他在一次酩酊大醉时把羊掐死了。

 

——本文当然不是真正的斯大林家庭相册。作家诺达尔·迪金试图用想象来构建斯大林私人影集的模样,如果他曾经有过的话。

 

 约瑟夫·斯大林的“自述”【组图】 - 石庆 - 石庆的博客

 

这是我在学校的集体照。我虽然屈居后排,却昂首中央。摄影师不让我往前站,虽然我是班里最好的学生。也许他被人收买了吧,那些靠近镜头的学生肯定给他塞钱了,他们家长应该不会干这种事儿。我母亲看了这张照片,让我快快长高,但父亲似乎还挺满意,因为站在后排旁人就看不到我脸上的天花瘢痕了。

 

  约瑟夫·斯大林的“自述”【组图】 - 石庆 - 石庆的博客

 

   这就是我妈妈。她给我取名叫“约瑟夫”是为了纪念耶稣的爹——地上的那个。如果妈妈当时要纪念天上的那个,我就变成全能的上帝了。我还没出世那会儿她就想好了名字,若生女孩,则叫玛萝,以纪念耶稣的娘玛利亚,所以我很高兴自己是男孩。妈妈记不清我出生的具体日期,她认为是在圣诞节或什么什么节的前一星期,不过这也不准确,毕竟现在人人都知道我的生日是哪天。我在圣诞节的一周后接受了婴儿洗礼。(译注:大胡子的生日有两种说法:18781218日,或18781221日。)

 

 约瑟夫·斯大林的“自述”【组图】 - 石庆 - 石庆的博客

 

   我20岁那年在第比利斯气象台找到首份工作,收入挺多。照片里那条围巾可不便宜。有一次,一个警察对我搜身,管我叫“知识分子”。他说:“好啊,蠢货”,并让我把这句话写下来。那个时候我已经对知识分子没好感了,因为他们都是基佬。我知道有个人既是知识分子又是唐璜式的风流汉,他既追求女人也跟男人睡觉。听说唐璜就是个基佬? 

 

约瑟夫·斯大林的“自述”【组图】 - 石庆 - 石庆的博客

 

   随着时光流逝,我的胡须越长越多,脸上的瘢痕仍旧可见。我拒绝成为知识分子,但也依然无家可归。

 

 约瑟夫·斯大林的“自述”【组图】 - 石庆 - 石庆的博客

 

   37岁时我得到第二份工作,当上一名委员。(译注:此处疑有误,1915年斯大林还在西伯利亚流放呢,从1917年起连续当选中央政治局委员)我平时坚持写日记,但后来日记本丢失,想必是被盗了。没事儿,我只在日记里写那些抽象的内容,比如“乐观”与“希望”的差别。乐观乃是关乎你灵魂的一种品质,而希望则是连悲观主义者身上都有的东西。那时的我便是如此,作为一个心怀希望的悲观主义者,盼望着将来能获得一切。

 

  约瑟夫·斯大林的“自述”【组图】 - 石庆 - 石庆的博客

 

   1922年,我当选党中央总书记,这正是我在没有这种头衔之前所渴求的。列宁给我这个职位,好团结他的党,但谁需要一个不团结的党呢?那只是一群乌合之众而已。所以是我把他们团结起来的。另外,我给党戴上了神秘色彩的光环,就像老师们的所为,而非领袖。领袖不能干这种事儿,耶稣除外。我也明白领袖同志已经没救了,我不想要他健康,只想要他成为精神偶像。他曾建议我和他妹妹结婚,希望借此甩掉我。他死后,我醒悟到必须把他也美化一番。所以我让他成为神,这样对他对党都有好处。

 

约瑟夫·斯大林的“自述”【组图】 - 石庆 - 石庆的博客

 

   40岁的我看起来很好。照片里不是我的帽子,是伏罗希洛夫的,很滑稽,就像我头上长出了什么东西似的。我与克里门特(译注:伏罗希洛夫)是朋友,也算有几分交情吧。

  

约瑟夫·斯大林的“自述”【组图】 - 石庆 - 石庆的博客

 

   又是我,身边还有伏罗希洛夫和我们的妻子。另一个家伙是谁呀?肯定不是布哈林,因为如果是他的话,一定会紧紧挨着我老婆娜杰日达坐的。我还能肯定另一件事:伏罗希洛娃女士是犹太人。克里门特躺成这样倒不是因为他轻视她,而是因为他有痔疮。

 

  约瑟夫·斯大林的“自述”【组图】 - 石庆 - 石庆的博客

 

   谁坐在尼古拉·布哈林旁边?当然是列宁的妹妹玛莎·乌里扬诺娃。为什么?因为我拒绝了她。我用自己不要的东西送礼啦!

 

  约瑟夫·斯大林的“自述”【组图】 - 石庆 - 石庆的博客

 

   基洛夫和我就像亲哥们。他死后我很痛苦,甚至超过他的行为给我造成的痛苦。一般而言,死亡比活着更容易。至于米高扬,他为什么要戴那顶帽子?就为了让自己不像个亚美尼亚人?当亚美尼亚人又怎么了?没啥好害臊的呀,就像没啥好自豪的一样。总有些人出生在那地方,怕什么!

 

  约瑟夫·斯大林的“自述”【组图】 - 石庆 - 石庆的博客

 

   我不禁注意到米高扬是个非常机灵的小子。他虽然年轻,却也懂得亚美尼亚人之所以可靠,不仅在于坚定的表情,也在于头顶的帽子。  

 

 约瑟夫·斯大林的“自述”【组图】 - 石庆 - 石庆的博客

这是拉夫连季。(译注:贝利亚)

 

约瑟夫·斯大林的“自述”【组图】 - 石庆 - 石庆的博客

 

   我在嘲笑谁?这很重要吗?实际上,我也许仅仅在假装自己是个正常人。 

 

约瑟夫·斯大林的“自述”【组图】 - 石庆 - 石庆的博客

拉夫连季与我。我们都爱坐快艇。

 

  约瑟夫·斯大林的“自述”【组图】 - 石庆 - 石庆的博客

 

   赫鲁晓夫很腼腆,也很尊敬我。然而这些情感他统统不会表现出来,无论是在口头或书面。不过他要背叛一个人也很快,我这话可是认真的。(译注:苏共二十大的秘密报告)

 

约瑟夫·斯大林的“自述”【组图】 - 石庆 - 石庆的博客 

 

   1939年,莫洛托夫签署《苏德互不侵犯条约》。过后我问他,“你的签名清晰吗?”“那当然!”莫洛托夫回答道,“咋了?”“我就不能问问嘛?”于是他领会了我的意思,笑而不语。我又转向德国外长里宾特洛甫,问“莫洛托夫的签名清晰吗?”他也领会了我的意思,却没笑。

 

约瑟夫·斯大林的“自述”【组图】 - 石庆 - 石庆的博客

 

约瑟夫·斯大林的“自述”【组图】 - 石庆 - 石庆的博客

  

   到目前为止,叶若夫都算是个好孩子,所以他还能留在这张照片上。(译注:叶若夫后来被抹掉了,见第二图)

 

 约瑟夫·斯大林的“自述”【组图】 - 石庆 - 石庆的博客

 

   这是我儿子雅科夫,在德国战俘营里。看样子他出不去了。这条道是他自己选的,不像他妈妈年纪轻轻就死了。对我来说,不抱任何希望才叫完美。(译注:雅科夫·朱加什维利1943年在战俘营自杀,时年36岁。其生母叶卡捷琳娜·斯瓦尼泽病逝时仅22岁)

 

约瑟夫·斯大林的“自述”【组图】 - 石庆 - 石庆的博客 

 

   这俩也是我的孩子,瓦西里和斯维特兰娜。他们是心怀憧憬的大好青年,但我仍然很担心他们。

 

约瑟夫·斯大林的“自述”【组图】 - 石庆 - 石庆的博客

 

   波茨坦,1945年。杜鲁门取代了罗斯福。同为美国佬,好人总比坏人死得快。我非常讨厌杜鲁门,甚至都不想看到他,更别说回答他的问题了。所以我假装低头抽烟…… 杜鲁门想开战,他曾经想过,直到我们也造出了“那种炸弹”。  

 

 约瑟夫·斯大林的“自述”【组图】 - 石庆 - 石庆的博客

   

   还是在波茨坦,1945年。我曾经听从了娜杰日达关于发型的建议,后来又反悔了。如果全世界都没人能同我相比,我又何必在乎自己的外貌呢?某个记者居然叫我朱可夫先生,真是老外……

 

约瑟夫·斯大林的“自述”【组图】 - 石庆 - 石庆的博客

1945624。我跟朱可夫难道很像吗?!

 

  约瑟夫·斯大林的“自述”【组图】 - 石庆 - 石庆的博客

 

   1953年,人民排队去探望我。你没法在这儿看见我,因为我躺在棺材里,也就是死了。而且他们都希望我死掉。

 

来源:译言网

 

欢迎您光临石庆的博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3)| 评论(4)
|      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最近读者

热度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4